瑞為:非著名AI企業的寒冬生存法則

發布時間:2019-08-14

不過8月份而已,就已經能感受到人工智能市場吹來的絲絲寒意。


先是李飛飛、吳恩達等AI領域的“大牛”在社交媒體上的活躍度大不如前,緊接著代表AI技術落地的自動駕駛頻頻爆出問題,就連DeepMind和OpenAI也在一段時間內變得相當安靜,在一些關鍵問題上并沒有太多的進展。于是,市場上出現了一些唱衰AI的聲音,明明在2018年上半年還有超過20家AI企業拿到30億人民幣的融資,但沒過多久,一些頂尖醫院宣布與醫療AI企業暫停合作,部分醫療AI企業大規模裁員。

 

整個人工智能市場相比以往冷了很多,一方面是因為投資方如今投資AI行業、AI企業會更加的理智,另一方面AI技術被資本過度吹捧,人工智能研究團隊的工作被夸大。但從應用落地上來看效果并不好,人工智能并沒有創造太多的經濟價值,現在的AI公司也很少能夠盈利。

 

瑞為技術的CEO詹東暉認為,一個行業有再先進的技術,如果不能夠去轉化為行業的落地,不能轉化為商業價值的話,其實這個技術就是沒有價值的。面對沒有價值的技術,如果你再給它一個很高的估值,其實就是在傷害技術本身,同時也在傷害這個行業。


瑞為技術CEO詹東暉

 

誠然,過熱的資本涌入市場,難免會吸引到一些貪圖融資卻難以成事的企業。這些企業并不具備成熟的產品研發和市場拓展能力,只是一味地燒錢挖人、買設備、做PR,但無形中拉高了很多人力、物力的成本。這對于那些真正做行業落地、技術落地的AI企業來說,無疑是一種傷害。如此持續下去,“泡沫”終將破滅,被泡沫包裹的AI企業也終將迎來“倒閉潮”,進而使得整個行業掉頭滑入低谷,曾經的高點光鮮而短暫。

 

當然,這對于AI行業來說并非是件壞事,泡沫被擠破,市場受質疑,能沉淀下來的一定是實打實的做AI的企業,而AI企業的“商業化落地”將是影響AI企業今后發展的的關鍵變量。

 

正如軟銀中國合伙人武凱在圓桌討論中所說:“人工智能的泡沫破裂也是一件好事情,只有真正優秀的公司,真正有產品、有技術,能夠在臨床上帶來技術的公司才能存活下來。偽人工智能公司被淘汰掉,剩下的就是金子。”


盡管從今年來看,人工智能行業的融資環境還是比較差,比高峰期無論是金額還是數量都少了三分之一,但還是有“黑馬”得到了資本市場的青睞。

 

在眾多做AI方向的企業里,瑞為算是不太會講故事的那種,因此它的真實價值一直被低估。但就是在整個行業遇冷的情況下,瑞為依然獲得綠地集團的戰略投資,這是繼去年Intel戰略投資之后,瑞為又一次獲得產業巨頭的青睞。

 

從已獲得的五輪融資中不難發現,瑞為的投資方絕大多數都是產業投資和戰略投資,純粹的財務投資占比相對較少,這里隱約可以看出瑞為的融資歷程存在著雙向選擇性。詹東暉對36氪直言,在公司發展的前期,會更傾向于選擇產業投資,因為能給瑞為帶來的不僅僅是資金,還有產業的資源。特別是像最近一輪的綠地投資,它不僅跟瑞為現有的業務方向有非常好的協同效應,還能直接幫助瑞為更好地打磨行業方案,提升后者在行業里面的領先地位。

 

而綠地集團、英特爾這些產業巨頭也同樣看好瑞為的商業化戰略,以及AI技術的行業落地能力。相比于其他相對單一的技術背景創始團隊,瑞為一開始的團隊就比較齊整,既有優秀的算法+光學兩大核心技術的研究團隊,又有來自于華為完整的產品研發團隊以及豐富ToB行業經驗的市場團隊。早在2012年剛創立瑞為時,詹東暉就看到了AI技術商業落地的必然趨勢,并開始進行戰略布局,一方面通過思考AI價值落腳點,尋找能夠真正帶來產業價值提升的落地方向,另一方面從產業價值提升的實現路徑,反向布局關鍵核心技術研發,而不僅僅拘泥于AI算法本身,這是瑞為相比同行來說最根本的差異化,也是最明顯的優勢。


01

一次計劃外的爆紅

 

在中國首屆人工智能競賽上,一向不顯山顯水、較少參與人臉識別公開測評的瑞為一舉成為本次大賽獲得A級證書的四家頭部AI公司之一.



這場由公安部與工信部主導的國家級人工智能大賽,基本匯聚了國內所有從事人工智能技術研發的組織和機構,包括企業、高校及科研院所,總共近四百支參賽隊伍,其中還包括百度、阿里、騰訊這些知名的行業巨頭。瑞為在這樣強手如林的賽事中拿到前三,不僅讓在場的許多參賽隊驚訝不已,也出乎詹東暉的意料。

 

詹東暉坦言,瑞為最終決定參加這次大賽,主要是看中了這場人工智能大賽的真實應用場景數據,這些數據所體現的測試結果最可能接近真實技術價值,即在真實場景里面算法最可能達成的一個實際效果,也最能代表算法的真實水平。

 

瑞為抱著學習的心態參賽,卻取得了一次計劃外的成功。

 

或許就像很多武俠小說里出現的情節那樣,在武林大會上技壓群雄的未必都是名聲顯赫的名門子弟,反而常常會有籍籍無名之輩異軍突起。這類人通常將世俗的名與利置于一旁,全心專注于自身的武功修為,持之以恒,終獲大成,并在盛事中一鳴驚人。

 

瑞為的發展歷程與之相似,無論是在公司規模,還是品牌知名度上,瑞為在同行之中都并不顯眼。沒有了過多的關注,反而讓瑞為更能沉下心來去做技術研究,專注做人臉識別,持續優化算法。由于報名的時間較晚,瑞為甚至都沒有充足的時間去為大賽做準備。頭尾不到兩周的時間,根本來不及針對大賽去做任何深度算法優化,只能把日常在產品中應用的端側算法直接拿去參與測試。

 

這次大賽以人臉識別的精準度為評判成績的標準,如果想拿到很好的成績,通常的做法會專門訓練出一個更高復雜度的算法模型,極致地去追求精準度,而犧牲運算性能,換句話說,這種算法在人臉識別時的精準度會非常高,但識別耗時會更長,對算力的要求也會更高,基本只能在后端高性能服務器上運行。“如果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去準備這次大賽的話,肯定會重新訓練一個復雜度更高,精準度更高的算法出來,但是這次我們真的沒有時間,只能直接拿一個在真實產品中實際應用的算法版本去參賽。”說到此,瑞為負責算法研究的副總裁蘇曉生博士眼中還殘留一絲遺憾,雖然最終結果已足以讓團隊為之倍感驕傲!對此,詹東暉的看法會更加“超脫”:“在一次大賽中拿第一還是第二,真沒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對自己技術實力的信心,比賽結果只是再次驗證了這個信心,也讓更多人看到了瑞為扎實的基本功,這就足夠了。

 

其實,早在參加大賽之前,瑞為的表現與其名氣不相符合的情況就已出現過。全球最大的機場——北京大興機場,以及北京首都國際機場T1、T2、T3航站樓安檢口、登機口所用到的人臉識別產品,均出自于知名度不那么高的瑞為。眾所周知,首都國際機場和大興機場項目的重要性非同一般,必然是“兵家必爭之地”,各友商也是使出十八般武藝去竭力爭取合作。但最后瑞為憑借著極致的產品性能與卓越的客戶服務從諸多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



目前,盡管瑞為沒有太多的PR和品牌宣傳,但在B端市場通過口碑營銷已經形成了一定的影響力,除了首都機場、大興機場、金磚廈門會晤等政府項目,也與阿里、美的、京東、分眾等諸多知名企業建立深度合作。詹東暉認為,2B市場是一個需要深耕細作的長線市場,需要通過一個客戶一個客戶的溝通交流,去了解需求,理解場景,進而不斷打磨產品,才能真正開發出符合客戶需求,甚至超越客戶需求的產品解決方案,進而構建起行業競爭力,這是個非常需要耐心和周期的過程。如今的瑞為已成立七年多,大部分的客戶都是多年來逐步地積累下來的。慢工出細活,既是瑞為在技術研發,產品打磨上始終堅持的理念,也是其在商業化進程中不變的信仰。


02

“商業化落地的標本

 

瑞為是詹東暉的第二次創業。

 

詹東暉的第一次創業,是做視頻監控的后端設備,08年離開工作了十年的華為,帶領一支創始團隊“誤打誤撞”地進入了視頻監控行業,“運氣不錯,剛好切到了行業機會窗,視頻監控行業正處于從標清到高清、從模擬到數字的產業轉型期”,詹東暉談到上一次的創業,輕描淡寫地歸功于“運氣”。

 

瑞為的產生,則是源于上一次創業過程中對于行業痛點的思考。一直以來,視頻監控都只是事后證據的記錄者,從早期的“看得見”到后來的“看得清”,不僅始終不能防患于未然,每每有事件發生,還時常陷入“信息過多等同于沒有信息”的雞肋窘境,除了人工翻看錄像,幾乎沒有有效的技術手段來協助信息的檢索,這就是整個行業的痛點,詹東暉和他的團隊認為,視頻智能分析一定是未來視頻監控的必然趨勢,從“看得清”進一步演化到“看得懂”,這是行業升級轉型的又一重大機會窗,也必然預示一個新的科技時代的到來。

 

在2012年那個時間點,詹東暉坦言并沒有完全意識到這個新的科技時代就是AI時代,但卻做了一個順應趨勢判斷的決定:結束第一次創業,重新創立瑞為,專注于視覺感知技術與產品解決方案的研發。這個決定,得出易,行則難,對于創始團隊而言,無異于再次走出一個剛穩定下來的舒適區,重新從零開始。“障礙肯定有,包括自己的內心”,但想清楚了,認為正確,“再痛苦也得做”,詹東暉認為第二次創業,最大的進步是會有更多的思考,而思考的結果,就是讓自己更清楚想去哪里,也更清楚什么可為,而什么不可為。

 

瑞為7年,技術上從始至終只專注于對人的檢測、跟蹤、識別和分析,并且從14年就開始逐步形成當前智慧通行、智慧零售、行駛輔助安全以及智能家居等四大業務方向的布局,便是基于戰略思考,持續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的結果。

 

為什么起步時會選擇專注于“人的識別”?詹東暉認為主要是三個原因:

  • 1)技術門檻較高,有助于構建競爭壁壘;

  • 2)市場足夠廣闊,人臉識別技術必然成為未來生活場景中的“自來水”技術;

  • 3)創業團隊人力有限,不能同時做太多事情。

 

而對于幾個落地方向的選擇,瑞為也始終有自己的獨特思考。AI技術賦能于傳統行業,是否有價值疊加,是決定一個行業是否能夠落地的基本前提,這個價值可能是解決了某個行業痛點,也可能是提升了行業的運行效率或運營質量,從客戶的角度來看,會體現在更安全、更便捷、更省時、更省力等使用體驗上,譬如,對于智慧通行這個方向,人臉識別技術的引入,將使通行更加快捷并且更加安全,而對于行駛輔助安全這個方向,人臉識別技術的引入,將是司機的駕駛行為更加規范、安全,預防因疲勞、分神等因素引起的交通事故,這些都是最直接的AI行業落地價值的體現。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落地方向在價值呈現上都那么顯現,譬如智慧零售,對于當前的線下零售,AI技術帶來的價值提升,可能還主要體現在數據與管理維度,而不是立竿見影地帶來最直接的營收激增,也還未形成完整的價值閉環,然而,這個方向瑞為從2014年就開始投入,領先同行至少3年的時間,并且持續深耕,原因,“是源于對未來的判斷”,詹東暉認為,線下零售必然變革,這個變革的趨勢,一定是重新定義“人-貨-場”,人與貨,人與場,貨與場,將以人為中心,實現智能全連接,進而實現場的角色價值轉變,即從一個交易場所轉變為體驗與服務的場所,乃至于社交的場所,而這一變革,AI技術必然是最核心的驅動力,通過視覺感知實現“人-貨-場”的數字化,進而借助大數據分析,實現零售場景的智能化,提升門店的經營效率與客戶體驗。“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市場,也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方向,未來不可限量!”

 

一直以來,詹東暉對內都在強調要以市場為導向,是市場驅動產品,而不是研發驅動產品,在實驗室里面去想產品,只能是空想。AI企業不僅要了解市場需求,還要學會辨別市場的聲音,知道哪些客戶需求是真正的行業痛點,切實可行,哪些需求目前只是客戶的美好愿望,技術上短期并不可實現,還有哪些需求只是錦上添花,并不具備真正的市場價值。

 

要想弄清這些問題,真正切準市場脈搏,除了要具備敏銳的市場觸覺,更需要堅定的信念與執著,一個市場方向的驗證,過程可能經歷N次失敗,許多市場方向的“錯誤”,背后原因很可能只是在產品化道路上沒有更堅定地多往前走一兩步。對此,詹東暉深有體會,在智慧零售方向,一個產品曾經先后迭代了四代,頭尾耗時兩三年,長時間的不能產品化或者不可商用,對每一位產品團隊成員來說都是深深的折磨,不僅沒有成就感,甚至會懷疑市場和產品方向的正確性,但得益于公司對既定市場方向的堅定,產品團隊咬牙堅持下來了,市場給予的回報,是當新零售一下子風生水起的時候,瑞為是這個市場準備最充分的種子選手,也是唯一一家有成熟產品和解決方案的AI公司,領先同行至少一年時間。如今回想起來,詹東暉仍是感慨不已。


03

以華為為標桿

 

近兩年,包括華為在內的諸多科技巨頭都將AI作為重要的戰略布局,“重兵”投入AI領域,正當風生水起的AI市場,競爭格局頓時顯得擁擠。對于像瑞為這樣的AI創業公司,是威脅更多還是機遇更可期?詹東暉認為是后者,一方面AI市場足夠龐大,AI技術的發展,將帶來的是整個社會的變革,而當下,還只是剛剛開始,市場僅僅是打開了冰山一角,另一方面,詹東暉堅信,任何時候市場機會永遠都在,華為當年也是在諸多國際巨頭的夾擊下,從縫隙中求生存,一步步成長當前的巨頭公司,對于即將到來的AI時代,有無數的機會,即便是一家全新的創業公司,只要找準定位和市場方向,努力跑得更快、更穩,就一定能夠在一個賽道上脫穎而出。

 

對于眼下的AI行業,詹東暉認為一方面期待AI技術進一步的突破,提升AI場景化的廣度和深度,另一方面,在當前技術邊界下,應更聚焦行業,更深地理解行業,理解客戶,借助AI技術,開發真正給客戶帶來價值的好的產品和解決方案。始終以價值落地為導向,而不能為了AI而AI,更不能只是在秀AI能力。否則,一旦熱鬧退去,最先跌落的一定是沒有根基的空中漂浮物。

 

詹東暉不算是一個有“野心”的企業家,他腦海中未來的瑞為并不是動輒估值幾百億的巨頭公司的樣子,而是對于社會有一定貢獻價值,值得別人尊敬的公司。詹東暉希望,未來的瑞為,不一定能夠做到華為那樣的規模和成功,但一定要像華為一樣擁有卓越的企業文化,和持續創新的研發能力,從而持續驅使公司長久健康的正向發展,先做三十年公司,再做百年公司,持續為人們生活的更加便利、智能乃至快樂、幸福,貢獻獨有的價值。


8波8bo即时比分比分网